顽抗病魔康复路

——记二级残疾患者黄章勇在突患脑溢血以后……

来源: 作者: 字体: 打印 关闭

(本报讯 张茜茜)20081月,家住普陀区的黄章勇突发脑溢血,被送往急诊治疗。出院后,留下了左偏瘫后遗症,至今十余载。经过十多年的康复训练。从偏瘫在床不能动,到如今的独立行走、大部分生活自理,这条十余载的康复路,黄章勇硬是咬牙靠着不屈的精神和毅力,亦步亦趋地走了下来。

20189月,黄章勇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康复之路,感慨万千,赋诗一首以作纪念:

 

江城子

本人突患脑溢血十载余,后遗症半身瘫痪,行走不便,

此后努力康复,每天练习走路不止……

和北宋诗人苏东坡“江城子”诗一首

 

十年练步路茫茫,左脚短,右脚长,

行走艰难,不甘卧病在床,

步行百米,竟然、成梦想,

康复累若,贵在坚强!

鬓已霜,又何妨,

应来幽梦忽上岗,办公室,工作忙,

醒来无语,却是黄粱一场。

健康不会从天降,须努力,体强壮。

 

康复累若,贵在坚强

当年出院回到家,他躺在床上不能动,脾气暴躁。家人的劝慰和支持让他走出了阴影,他想:这样瘫在床上,不行。他开始了康复行动,一开始做自我康复训练,只能躺在床上锻炼,坐着的时候也不闲着,练习在沙发上坐起身这个动作。光练习这个动作,就反复练习了数月。“原本家里是软沙发,他本来就坐不起来,沙发软就更难了。后来换了硬木扶手椅,他还是要用尽力气去练,不停的站起来,屁股到五六公分高,又坐下去了……这样反复折腾,最后屁股都疼了,他叫我放个坐垫,又继续练。”黄章勇的老伴王女士说。

像这样的困难太多了,生活中每一个简单的动作,那时候的黄章勇都做不到。除了练习坐起身,家里还请了钟点工,每天扶着他爬楼梯。“每天爬一层,上去再下来,要一个多小时。”爬楼梯动作练好之后,在钟点工的帮助下,他乘坐电梯去一楼,在一楼的无障碍通道上,握着扶手来回走。再下一个阶段,就由钟点工扶着从家里一路走到小区门口,每天一个来回。

练习走路,十分艰辛。寸足难行、踯躅前行,这两个词就是当时黄章勇的真实写照。

拄着拐杖从家里到小区门口一个来回,这简单的几步路,四分钟的路程,黄章勇要四十分钟。这一个来回,他都是靠着“挪”走完的——他走路时的左腿不能弯曲,只能先将右脚迈出去一步,将拐杖驻出去,再把左脚拖着“挪”一段距离,对于黄章勇而言,这就是走了一步路了。不仅如此,一个不小心,就摔跤,由于左边无力,黄章勇又是人高马大的,一旦失去平衡,就会重重摔下去,一摔就是大跟头。一次王阿姨扶着他在外面走,他一个不小心,身体便往左边倒,王阿姨扶不住,两个人一起跌在地上,怕他磕着头,王阿姨有意让他的头磕在自己的身体上。“不是拿我身体垫着,他这脑子怕是要磕坏了!”王阿姨告诉笔者。尽管困难重重,行走艰辛,黄章勇和家人坚持了下来。

走出家门,这是黄章勇多年自我康复训练的第一个重大成果。黄章勇直言,到小区里晃一圈,去外面看看,心情顺畅很多!虽然他拄着拐杖,身体歪斜,但他不在乎:“要走出家门,去外面看看,也能看到许多在家里看不到的。”而正是他走出了家门,在小区里一圈圈的走,才发现了一些平时注意不到的人、事、物……

走出家门,有了“搭子”和“盼头”

“我以前也不知道,小区里专门有个角落,每天有几个老人在下象棋。”黄章勇就经常“挪”到那里去专门“观棋”。都说观棋不语,黄章勇却总是要在边上指点一二。过了几次,下棋的老人都憋不住了,跟他说你别插嘴了,来下几盘。黄章勇就上了,一开始下一盘棋,他总是没几分钟就输了。慢慢的,到十几分钟、半小时,一直到现在,一盘棋能下一个多小时。黄章勇很高兴,他说自己走出家门,敢于走出去,于是有了“搭子”和“盼头”,他说自己有下棋的搭子等着他去下棋呢。“他们不会嫌弃我残疾。”说起他的棋友们,黄章勇乐呵呵的。棋友们对他也都很关心和照顾,下雨时,他们给他撑伞;他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,棋友们将他扶起来。

每一个动作,每一段路程,都历经数月到数年不等。一直到黄章勇终于能拄着拐杖自己行走时,已是多年以后。

康复训练是单一的、重复的,是枯燥的,特别是在黄章勇“走出家门”之前,在家中的康复训练更是乏味极了。比如“站”这个动作,光站一个小时那是站不动的,边写字边站那是可以的。黄章勇想起自己曾在单位举办的书法比赛中获得过优胜奖,有写字的基础,就向家人提出了练毛笔字这个想法。

大家一起定做了一张桌子,买来了文房四宝,供他站立训练时解乏。起初,他右手提笔练字,老伴王阿姨就站在桌子另一面,两手撑开帮他压住宣纸。“一开始的字啊,都是歪的、斜的,根本看不懂,不能看!”王阿姨说。“而且时间一长,我腰太酸了,后来给他买了两个镇纸,我才解放了。”说完,王阿姨还禁不住感叹道:他生病,这十多年来,(我也)苦头吃足啊……

由于左边身体失去知觉,左手不能动,身体无法保持平衡,刚开始做站立写字这项自我康复训练的时候,写出来的一排字,大大小小,歪歪扭扭。乍一看,宣纸上一条硕大的蚯蚓,从右上方一路扭到左下方。王阿姨说那个字“简直不能看”,黄章勇也不放弃,雷打不动的每天练习。过了年,他觉得自己写的字“能看”了。有一次看见书法协会比赛征稿,就请老伴帮他寄了两张稿件,没想到半个月后就得到了回复,他的作品得到了全国金奖!

就这样,他的作品也“走”出了家门,这更是激起了黄章勇极高的书法兴趣。他开始订阅《书法报》,在上面获取比赛信息以及其他书法爱好者的联络方式,与他们交流。如今他是国家一级书画师、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毛体书法艺术家协会会员,受聘“长沙墨苑书画院”名誉院长,中国诗书画家网艺术委员会副主席,吴道子艺术馆名誉馆长。“他们上次邀请我去北京做嘉宾,参加书画家协会大型活动,我拒绝了。他们不知道我残疾,也不知道我是去不了。”黄章勇告诉笔者。“我投稿时也从来不说自己是残疾的,总感觉说了像是在乞求别人的同情一样。”

努力自我康复,鬓已霜、又何妨

练习走路、书法、背诵诗词锻炼脑力、做简单的家务加上适当娱乐,以促进康复,用良好的身体去保障更好的进行日常的工作和学习。有比赛时,就写好了字交由王阿姨去邮局寄送稿件。截止目前,黄章勇的奖状已超过50张,包括55个全国书法大奖,5个特等奖、金奖、一等奖。王阿姨笑称,邮局的业务员跟她老熟了!他们都认识王阿姨,都知道她是来帮老伴把书法作品寄往各个地方去参加比赛的。

黄章勇从偏瘫在床无法站立,到如今能够独立行走,笔者寥寥数语也不能详尽阐述。但正是应了一句话,玻璃是越擦越亮的,事情总是往好的地方发展。做任何事情,你坚持了,就是胜利。

组织的关心、家人的陪伴、十多年来的不懈坚持,才塑就了如今的黄章勇。字如其人,正是这十多年来黄章勇的经历,这十多年来的不易与艰辛,化做百折不挠、坚强、不屈的精神,从黄章勇的书法中透露出来,字里行间皆是故事,打动了看到它们的每一个人。

康复之路漫漫,说难也不难。难的是坚持,不难的是靠自己多动脑筋。就像写书法,不仅是肢体协调性的康复训练,也是大脑康复训练。“书法,讲究一气呵成,中间不能断,所以要背下来,唐诗宋词三百首和毛泽东词都是写一首背一首。”写之前通篇背诗词,无形之中也是在做大脑的康复训练。不练字的时候,也不能光坐着,要吸收新事物,最近他在看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》。

黄章勇把康复经历讲出来,讲给残疾朋友们听,他想用切身体会告诉大家:要坚强,要走出家门,出去看看、多想想。他说,“健全人也好,残疾人也好,要有兴趣、爱好、追求,日子才有奔头。”